不知道是不是只有我興奮的睡不著
不過大家都很早起
七點多就吃完早餐準備出發

清晨的街道上一個人都沒有
滿地的垃圾卻代表著昨夜的狂歡

去火車站路上又飄著細雨
希望不會影響到我們的遊興

我們今天的目標是布魯塞爾
那已經不是在荷蘭境內了
而是比利時的首都
我們必須要坐兩個多小時的火車才會到

因為怕錯過火車
所以我們很早就到火車站
愛茵多芬的火車站很大
他們最少有六七個月台
不像我們都只有兩三個

他們的火車有分class1和2
1的一排只有三個座位
2的卻有四個座位
所以坐位大小有差
我們這些窮人家的小孩當然是坐class2就好啦

距離上車的時間還有半個多小時
我們就去便利商便買水和零食
當作等一下路上的戰備存糧

不過外國人果然很奇怪
他們的酒和果汁都很便宜
但是水卻很貴
我看到忠哥眼中強烈表達著一種訊息

[不要買水,買兩瓶紅酒路上喝如何?]

當然我們是一定不會答應的
我們就坐在月台邊聊著天等火車

[嗯,還有時間我先去上個廁所好了!]

宏基還沒有擺脫酸辣大滷麵的餘毒
所以他打算要利用空檔先去出清存貨
不過當他十分鐘後回來
卻依然一臉肚子痛的模樣

[靠,上廁所還要投錢?]

宏基一臉不爽的說著
這時候我才知道
原來外國人什麼都要錢
他們的廁所跟我們的捷運站入口一樣
有一道柵欄擋住
如果不投錢就不能打開
那如果有人拉肚子又找不到零錢
一定會很慘

而且他要投50分
就是台幣20元
比台灣還要搶錢
台灣至少還有提供衛生紙ㄌㄟ

後來我們終於坐上了荷蘭的火車
坐在火車裡面時
感覺不到它的時速有沒有比台灣快
不過放眼望去都去綠油油的樹、田
讓人家有一種很舒服的感覺

我和宏基又再度拿起相機一路狂拍
雖然
荷蘭的樹和田好像跟台灣長的差不多

我們要先坐車到一個叫venlo的城市轉車
由於離下一班車還有半個小時
所以我們就到火車站附近逛了一下

雖然和愛茵多芬是不一樣的城市
不過感覺都很像

斜斜的屋頂
到處都看的到的教堂
走來走去的外國人(廢話)

再火車上我們四個台灣人不斷聊著家鄉事
不知道老外聽到我們這種奇怪的語言會有什麼想法

我覺得老外很可憐
雖然我們聽不懂英文
但是他們說啥我們大概也都懂一點
而我們如果卯起來用台語說他們壞話
他們大概還會笑笑的跟我們說thanks吧?

然後又是一個多小時以後
火車即將到達布魯塞爾

[對了,大家趕快多喝一點水,然後去上廁所!]
老鳥忠哥突然想到火車上的廁所不用給錢

我們聽了之後都把水拿出來灌
然後輪流排隊去上廁所
就是為了賺那台幣20元

宏基還硬是去上了兩次
看來他剛剛被收了50分似乎讓他記恨很久?

最後我們終於到了布魯塞爾
不過
卻跟我想像中不一樣

我本來覺得身為比利時的首都應該要很繁榮
但是火車站看起來就像廢墟
人來人往的旅客看起來也都匆匆忙忙

如果要我比喻一下
愛茵多芬就像是悠閒但是繁榮一點的花東地區
布魯塞爾卻比較像是落後又髒亂一點的基隆港口
而且到處都可以看到乞丐

原來
不是每個外國人都很有錢

出火車站之後
天空不再下雨
不過又開始飄著雪
放眼望去一片白茫茫的
說不出的美麗

不過因為我們必須頂著風雪往前進
陣陣寒風刺骨
實在是難以忍受
所以我們都沒有心情欣賞雪景

我想
我應該是少數幾個第三次看到雪
但是心裡面卻不斷罵髒話的台灣人吧

我們沿著火車站走了一小段之後
就看到一座超大的教堂
我不知道老外去到少林寺是什麼感覺
但是我當時就是那種感覺

你問我什麼感覺

你也知道
感覺是一種虛無飄渺的東西
所以......

我對宗教並沒有特別感覺
不過當你進去那超大的教堂之後
現場十分安寧、平靜、莊嚴、肅穆
會讓你不由自主的停止呼吸
就像是老鼠看到貓
或是頑童見到嚴厲的後母

總之就是就是整個人都緊張嚴肅了起來的感覺啦
(我就說感覺很難形容ㄇㄟ)

不過在教堂的小角落
我看到一個年輕媽媽抱著一個小嬰兒
他嘴裏面含糊的唸著我聽不懂的外文
我只能夠隱約聽到babe幾個字
看起來很可憐

我下意識的伸手到口袋裡將零錢都掏了出來
宏基的動作比我快
他已經丟了兩個兩元的銅板進去
所以我又把錢放回口袋
我想要五分鐘後再給他
這樣才可以讓他有一種今天生意很好的錯覺

然後我又繼續欣賞著教堂之美
對我們而言
每一根柱子上的雕像
每一個角落裡的擺飾
甚至每一扇窗上的玻璃彩繪
都是讓我歎為觀止的藝術
下次如果有機會再來逛
應該要先好好的做功課
這樣才知道自己看到的是什麼東西

我們四處逛了一下
然後我們四個人突然在一個地方之前站定
其實也沒有什麼特別
就是在一個角落的小桌子上
堆放了一堆白色圓型的小蠟燭
然後旁邊有一個紙牌上面寫著0.5歐元
讓遊客捐錢祈福用的

[你看,外國人實在是很笨!]
忠哥突然比著那些蠟燭跟我們說

[他這樣子放牌子,那每個人都只會捐0.5元
如果是再台灣一定是寫自由樂捐
那別說0.5元,5元或50元我看都有人會丟!]

忠哥的話讓我想到我老媽
所以我一方面不斷的點頭
佩服忠哥的老謀深算
另一方面暗想如果我把牌子換成自由樂捐
然後再把差價幹走
那我台灣的機票搞不好可以升級頭等艙

[你自由樂捐打算怎麼寫?]
俊嘉似笑非笑的問我

[嗯,free..free..happy..]
我的DR EYE好像當機了
我不知道捐怎麼翻

[free happy?就是不用錢喔?
那你不就虧大了?]


想在國外賺錢果然不容易
不過我還是拿起照相機將那些蠟燭拍了下來

[蠟燭有什麼好拍的?]
宏基不解的問

[沒有啦!
我想要拍回去給我老媽看,
讓他們知道,
國外的教堂也有點"光明燈"
而且比較便宜~~]

我們又繼續往前逛
發現教堂的另外一個角落有放一台兌幣機
裡面有買兩種紀念幣
分別有教宗的銅像和大教堂的模型
我看到忠哥投了兩枚兩元銅板
買了一對作紀念

[哇!看起來好讚喔!
我也要買回去做紀念!]

俊嘉看了之後也投了兩枚

[是啊!這種東西比買那些鑰匙圈有意義多了!]
忠哥經驗老道的說著

我順手從忠哥手中接過來看
看起來果然很有紀念價值
所以我把我口袋的那堆零錢掏出來
一口氣就買了八個紀念幣
這樣就花了我640元台幣(驚)

[嗯,我回去送這個給人家,
他們一定會覺得我的品味跟別人不一樣!]

我把八個硬幣放在手中欣賞著
嘴角露出了微笑

[不過,這種東西對於來過的人比較有紀念意義,
如果拿回去送人應該沒有人要吧?
還不如直接給他一個兩歐元銅板,
還可以換台幣80元買雞排!]

這時候我突然又聽到忠哥接著這樣說
我感覺到我嘴角的微笑疆住了
然後慢慢轉過頭去看著忠哥
他們這時候才發現我手上握著八枚紀念幣

[你買那麼多幹麻?你老媽是基督教的嗎?]
俊嘉忍不住狂笑

[不是,我媽是信民間信仰!]
我當時臉上的表情一定很慘
因為他們三個人笑到不行

[你們覺得,
如果我跟我媽說這間教堂裡面有拜媽祖,
他會不會很開心的收下這些紀念幣?]

我想應該不會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sakahu 的頭像
osakahu

歐撒卡喜襪~~

osaka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