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ining center裡面有員工餐廳
我們的午餐就是要在裡面解決

進餐廳之前
你可以看到一個小黑板
上面會寫著今日特價快餐
如果不吃快餐
你也可以選擇麵包、沙啦、還有一大堆不知名的食物

我不想要挑戰那些不知名的食物
所以我選擇了兩個快餐之一
感覺上有點像牛楠飯
祇是他們用馬鈴薯來代替白飯而已
所以可以說是牛楠馬鈴薯

我又順手拿了一杯湯
加了一些看起來像辣椒醬的東西到我的餐盤上
然後走去結帳
我們五個台灣人自然是坐在一桌一起吃午餐

學長:這邊吃東西貴就算了,還要抽稅喔?
(學長也是第一次來,還沒進入狀況!)

忠哥:抽稅?應該沒有吧?

學長:明明就有!我的牛楠飯是四點九五元!
但是他卻收我五點多元 (邊說邊拿出收據)

忠哥:拜託,因為你有拿湯啊!你以為這邊是台灣的自助餐喔!
(不愧是老鳥,立刻發現問題所在。)

晃:那我和學長一樣為什麼要六點多元?
(邊說邊拿出收據)

忠哥:因為你有拿醬啊!

靠!

那一小陀味道怪異的辣椒醬要快一元?
折合台幣要快四十元耶!
那我剛剛不小心滴在桌上那兩滴也要五六元台幣?

第一天午餐
價錢:六點多乘以四十元將近三百元
內容:吃不飽的牛楠馬鈴薯加蕃茄湯加辣椒醬
真是oh my god !

下午我們到了lab裡面實際操作機器
我們十個人分成三組
當然,我們三個台灣的就湊在一起

好歹我也在友信行混了一年
那台機器我大致上都還懂
所以我還可以一邊教俊嘉和宏基
一邊完成老師交代的任務

當我們結束自己的實驗之後
已經接近下午四點四十分
老外們對於時間的觀念很遵守
所以四點四十五分一定要收工走人
五點接駁車準時開車不等人

不過就在這時候
我發現隔壁義大利人那一台機器有問題
他可以ready但是不能exposure
身為一個工程師
我當然不可以坐視機器故障而不管
所以我立刻和俊嘉過去faultfinding

經過我詳細檢查之後
我認為應該是一個設定沒有設定好
所以我更改那個設定
然後走到控制台邊按下exposure的按鈕

"碰"

說時遲、那時快
一聲低沉的聲音從發電機櫃發出來
整台系統也整個停掉沒電

根據我在友信行混了一年的經驗
我知道那是機器跳電了
我和俊嘉看了看錶
四點四十五分

晃:就當作我剛剛不是按下照相按鈕,而是按下關機鈕如何?

俊嘉:好主意!

我們回到愛茵多芬的宿舍時已經接近六點
當我們還討論晚餐要吃啥時
又有兩個同事從台灣剛到荷蘭
所以我們七個人決定一起去吃合菜

基本上公司一直有一個傳統
就是當前輩帶你出去維修保養時
幾乎每家醫都會去固定的地方吃飯

例如亞東醫院就是吃東之寶
台北榮總就是吃大三元大三元
台北馬偕就是吃米粉
每次都一樣

沒想到這傳統還延續到荷蘭來
到愛茵多芬,就去吃新南京酒樓!

老闆娘是馬來西亞華僑
和公司裡面很多人都很熟
甚至還有一起出去玩
互相寄紀念品
是異國戀情發展到極至的一種代表

我們點了七菜一湯
吃著中國味道的食物
總是讓人特別感動

所以雖然一個人要十三元
折合台幣五百二十元
卻有著滿滿的暖意

來到荷蘭的第二天
是滿足的一天
(至少晚餐是!!)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sakahu 的頭像
osakahu

歐撒卡喜襪~~

osaka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