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記得上周一二三
阿晃和2個好朋友一起過了3天的流浪漢生活嗎?

這三天裡
感謝各方關切的訊息和文章如雪片般飛來
讓阿晃感覺到自己平時做人並不算失敗
而且很多人都願意提供住處來短暫收留阿晃
更是讓阿晃異常感激

只是
對於睡在客廳、廚房、浴室等地方
雖然空間大
可是會認床的我可能會睡不好

而借我睡在廁所還要跟我收租金的好友
你不擔心你上廁所我會你收過路費
我還擔心會不小心被你的流彈擊中

而願意提供後車廂的朋友已經被我封鎖
叫我睡在他家屋外陽台的人

我最近不想淋雨><

無論如何
還是感謝這些人願意提供地方收留我
只是
山水有相逢
我等著你們變流浪漢的那一天啊^^

話說當我見到我的房間一遍荒蕪
如同諾曼地登陸時被轟炸過後的灘頭一樣時
我心裡想說的話
恐怕全部都要消音不能撥出來

"靠,我要打電話給房東太太。" 我粉生氣的說

"打給他幹麻?" 室友偉琪冷冷的問

"你看看我們住的地方變這樣,
不去抱怨一下怎麼行?"

說完之後我就拿起手機
打了一通電話給房東太太

"房東太太嗎?我是阿晃!"

(哦,你們到家了?施工的工人都走了吧?)

"嗯,對,工人都走了。我想要說.."

(房間牆壁應該都油漆好了吧?顏色還喜歡嗎?)

"嗯?牆壁油漆顏色?
還不錯啊!你也知道我們男生,
不會很在意這個。
可是我想說的是.."

(不好意思啊!還要請你們忍耐兩天..)

"哦,沒關係,男生嘛
有地方可以躺平就好啦!"

(那就這樣吧,有什麼問題再打給我喔!)

"嗯?好..掰掰!"

當我掛上電話之後
偉琪冷冷的笑著說
"你整個都輸了,還抱怨ㄌㄟ.."


好男不跟女鬥
這筆仗我遲早會要回來的

那天晚上
我們三個人一直整理房間到很晚
我已經忘了我有多久沒有跪在地上
用抹布慢慢的擦地板
我老媽知道應該會感動到流下淚來吧?

講到我老媽
我應該把我之前那篇部落格印下來
拿去給他看看才對
不然她都以為我在台北都是吃香喝辣
住好睡好所以才會不想回家

等他看完我的遭遇之後
他應該就會知道
阿晃我是在台北過著苦行僧的刻苦日子
鍛鍊著強大的意志和體魄

總之
經過不少努力之後
終於趕在睡眠時間之前
讓阿晃的閨房慢慢恢復溫馨的模樣
最重要的是
我那被空襲過後的電腦和電視
竟然都還活的好好的
真是太了不起了^^

有圖有真相




那天晚上
我們還跑去seven買了啤酒和點心
回來慶祝終於可以好好睡一晚
那一晚的啤酒真的很好喝
那一晚也睡的格外香甜

我想
剛剛經過飢餓三十的人吃的第一餐
一定也是這樣的心情吧


只是
世事總是沒有十全十美的
如果你以為阿晃從此就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那你就錯了
請看





如何?
這可不是什麼深山裡的廢墟
這是台北縣永和市某間民宅的廁所
是真實存在、有人居住的地方喔

看起來是不是很像奪魂鋸裡面
幕後凶手假裝被害者的那個浴室?
只差地上沒有一灘血而已

這樣的廁所我時在是有點上不出來><
換句話說
阿晃雖然有了溫暖的床
卻沒有方便的地方
看來
流浪漢生活還要跟著我幾天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sakahu 的頭像
osakahu

歐撒卡喜襪~~

osaka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