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

我不知道我為什麼會哭,
我甚至不知道我是怎\麼回到家的。
我只知道我一整個相當疲憊,
洗完澡之後就躺在床上發呆,
想著chih看到我的簡訊之後不知道會不會回我?

然後,
手機響了。

[喂,你傳那個訊息給我幹麻?]
電話裡面的大嗓門相當的熟析!

[啥?您貴姓啊?小p?不會吧!]
意思是說我那篇嘔心瀝血漫無目的的巨作傳錯人?
我一邊懊惱自己的手殘,
一邊我將今天發生的事都一一向小p詳細報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這就是小p,
喜歡把自己的快樂建築在我的痛苦上!

[ㄟ..別笑了啦!我問你,有沒有什麼病是會莫名其妙流淚的?]
我強忍住罵髒話的衝動,
嚴肅的問著她

[啥?]
小p自然不知道我未啥問這個,
我淡淡的將我騎車回來時發生的事告訴小p,
然後將我的拇指放在結束鍵上,
準備當我一聽到小p的笑聲就立刻將手機掛斷!

[osaka,你是不是給自己太大的壓力了?]
出乎意料的,
小p相當柔聲的關心的我說著。

[啥?您貴姓啊?小p?不是吧!]
我張大了嘴巴,
驚訝的聽著小p接連而來的安慰!

[我..我不想再等下去了,我決定賭一把!]
聽完小p的安慰之後,
滿腦混亂的我突然有了個想法。

[好啊好啊,你要賭什麼?]
小p期待的問著,
語氣中明顯就是等著看好戲。

[你跟chih週末不是要去南部玩三天?
找一個晚上,你直接問清楚我有沒有機會!]
我決定叫小p問個清楚,
當然,
我隱約覺得把幸福交到他手中是個錯誤。

[好啊好啊,我也不想再等下去了!]
果然,
小p想當沒有想就答應了。
這就是小p,
喜歡拿人家的幸福做賭注!

[真的嗎?如果你問了之後答案很慘怎麼辦?]
我擔心的說著,
一半擔心chih不喜歡我,
更多是擔心小p會搞砸><

[我也不知道,如果她沒有意思,你們會變得很尷尬!]
小p不在意的說著

[是喔!那..你覺得機會多大啊?]

[一半一半吧!不過我覺得她就算對你沒意思,
他應該也不想要沒有你這個朋友吧!
因為你是個好人啊!]

我不要當好人!好人都沒有女朋友!

[希望我們不會變成那樣!]

[是啊,我也不想要你們變的很尷尬!
這樣以後我們一起出去玩就不好玩了。]

    [唷!小p真是好人!]

[廢話!因為你是我的好朋友啊!]
這就是小p,一句普通卻令人窩心的話,

從那天起,我知道我願意為他兩肋插刀!
當然,這並不是說我要躺在手術台上,
讓小p當我那抬刀的刷手的意思,
意思是,反正,你懂我的意思啦!


接下來的那幾天,其實是很難熬的!
我把握最後機會,一天到晚跑OR,
希望在小p幫我攤牌之前,
盡量增加我和chih之間的感情,
不過似乎沒有什麼效果!

當他們離開中壢,
到南部去開心的玩時,
我的心彷彿也不在潮濕的中壢了!

[你白痴喔!那不是病啦!]
等待的日子總是特別難熬,
所以我打電話給小郭,
跟他聊著這幾天發生的情形。

[不是病?那為什麼會流眼淚?]
我是不相信小郭可以說出什麼大道哩,
不在乎的問著。

[哈哈,硬要說是一種病也行,而且是絕症喔!]
小郭莫測高深的笑了笑,
好像真有那嚜一回事。

[蝦蜜?你別嚇我!]

[那種病,每個人一生中或多或少會發個幾次。
有的人運氣好,病一次就走進墳墓!
有的人運氣不好,傷病不斷,卻始終不得善終!
有的人發病的時候很甜蜜,甚至不希望有痊癒的一天!
有的人發病時痛苦不以,但依然不求痊癒!
有的人終其一生想發一次病,卻總是求之不得!
你,算好運了!
那種病,叫愛情!]

2003年 10 月 21日  是我發病的日子。
那天,我愛上了一顆閃亮的星星,
一顆我稱之為天使的星星!

日子再難熬,它還是會過去!

10/27 星期一,
小p他們玩回來的第一個工作天,
我自然是沒有什麼心思放在工作上,
一有空檔我就拿起手機,
等著小p的宣判。

雖著時間慢慢過去卻還是苦無消息,
我心裡大概也有個底,
畢竟如果有好消息,
小p應該會第一時間通知我。
等到我下班回到家,
小p依然沒有打來,

我受不了了,
準備主動出擊!

[osaka,我跟你說喔!我們這幾天..]
這就是小p,
接到我的電話之後,
他批哩啪啦的一直說著,
將他們這幾天遇到的所有趣事,
不管我要不要聽都一股作氣的說出來。

其實,小p說的內容真的很有趣,
只可惜,
我的心還在天使星上!

[嗯,我有問他啦!
我問他說:你覺得osaka怎麼樣?]
終於,
小p將話題導入了正軌

[他說:他人很好啊!你為啥這樣問?]

[嗯嗯,那你怎麼說?]
小p並沒有賣關子,
但是那一瞬間我還是超級緊張。

[我傻住了啊,
我不知道該說啥,所以我就全說了!
直接問你們有沒有機會啊!]
這就是小p!
我不應該委託他去問的><
凸!

[他說:現在不可能,以後不一定!
我覺得現在一個人很好啊,
還不想交男友!]
小p並沒有感覺到我的懊悔,
一口氣的說下去。

[哦,所以我沒有被拒絕摟?]
嗯嗯,雖然沒有好消息,
但是感覺上似乎也沒有很絕望,
感謝上帝!

[可是他就知道是你叫我來問啦!
所以你們以後一定會變的很尷尬啦!]
小p興災樂禍的說著

[蝦蜜?那怎麼辦啊?]
他這一說,
我又緊張起來了><

[沒辦法啊!誰叫你要問?
一定會這樣啦!]
唉!
還是那句話,這就是小p!
如果我叫別人問又不一定會這樣><




未完待續....




                就算天使星上住著滿滿的天使,
                每一個天使都有守護的人,
                那我希望,
                守護我的天使,是你!







  十二.

隔天,
我帶著忐忑的心去上班!
希望一整天都不要見到chih,
但是,
事情總是跟想的不一樣。

[哇哩勒!怎麼都是OR的單?]
才一進辦公室就聽到,
學長看著今天的請修單抱怨著,
然後把請修單放在我的桌上,
笑著拍拍我的肩膀走開!

我嘆了一口氣,
拿起工具,
硬著頭皮往OR走去

[ㄟ..osaka你又來啦!]
才一踏進OR,
今天的控台依然中氣十足!

[噓..小聲點啦!]
我不想也沒有勇氣面對chih,
所以我恨不得把我的拳頭塞到控台的嘴裡!

[我沒有很大聲啊!怎麼了,怎麼了?]
也許是我的神色有異,
我又看到天線從控台的頭上伸出來搜尋著八卦!

我沒有回答,
鬼鬼祟祟的換上隔離衣,
然後看了看四周,
輕手輕腳的走進手術室!
沒想到,

[ㄟ..osaka你來啦!]

不行,我要忍耐,
我不能把拳頭塞到好友小p的嘴裡!

我小心翼翼的觀察環境,
鬼鬼祟祟的把請修物品一一修復,
都沒有遇到OR裡的任何人。
任務完成,
是該撤退的時候了!

就在我走出八房大門,
只差五公尺就可以離開手術室時,
天,
就是這麼不從人願!
我看到chih對我迎面走來。

[又來混?你很閒喔?]
那雙美麗雙眼的主人,
若無其事的輕聲說著,
這一句我們之間平常的對話,
此刻卻像是從未聽過的美麗天賴一樣!

[哪有,我很忙耶!]
我本能的回答著!
然後那聲音的主人也沒有再多說什麼,
一個甩尾過彎,
啥?
喔,她沒有騎車!

總之,
我在心中排演過千萬次的再相逢,
就在如此平淡無奇的情況下結束了!

一點也沒有改變?
看起來似乎是那樣!
至少接下來的幾天都沒有什麼事情發生。

十一月四號,那天是小p生日,
我們一大票人在錢櫃裡幫小p慶生,
大伙吃吃喝喝,
好不開心熱鬧!

[屋頂耶!osaka和chih合唱好了!]
大姊邊說邊把麥克風交到我手上,
我突然想到我和chih還沒有合唱過,
天知道有沒有人看到我的手在發抖?

一首跟別人唱過無數遍的芭樂歌,
只因為合唱對象是你,
就帶給我如此震撼?
我小心翼翼的廳著音樂的旋律,
希望這首歌可以打動chih。
不過,
世事再度出人意料。

[疑?藍色的不是應該我唱?]
正當我準備要唱時,
chih卻搶先我一步唱了起來。

[疑?為什麼我要唱紅色的?]
而且後來我只能唱女生部,
可是我沒有練習過啊?

這首經典情歌屋頂就在這樣搞笑的情形下結束了,
是的,
我和chih值得紀念的第一次男女對唱,
一  點  也  不  浪  漫!


那次唱完歌之後,
也許是大家都很忙,
我們一起出去的次數也變少了,
雖然我還是會努力找機會到OR去逛逛,
不過,
就是那樣,
平淡!


[ㄟ..osaka你又來了啊!]
幾天後,
我又順路逛到了OR,
控台的嘶吼聲依然有力,
不過我卻沒有心思去跟她搭腔。

[啊!你怎麼了?燙傷?怎麼這麼不小心?]
小p的大嗓門在我身後響起,
我順勢回頭,
看到chih正拿著保鮮膜,
在包紮傷口!

[怎麼會用這個?
會過敏?不行,我來!]
我本能的趨向前去,
接近chih。

雖然此刻我的身體,
正被大量從四面八方而來的八卦天線所綑綁著,
不過我依然排除萬難的,
用透氣膠帶幫chih固定保鮮膜!
(其實那不是保鮮膜,是一種醫療用品。)

我覺得我的心就快要從嘴裡跳出來了,
因為這是我第一次離chih這麼近,
第一次可以名正言順的碰到她的手..臂,
我突然發現一件事情,
那就是,

chih的手毛好多喔?
那等一下膠帶拔下來的時候一定會很痛^^


[你喔!要小心啦,回去以後要記得傷口要“  ”,
 括號裡裡面請自行填入注意事項,
 反正你是護士,該注意什麼你比我懂啦!
 要好好照顧自己喔!]

離開OR之後,
我立刻拿起手機打了如上的簡訊,
看著我即將傳送給chih的簡訊,
幽默之中又帶點關心的語氣,
比上次那通發錯人的鬼東西要好多了,
所以我帶著幸福的笑容,
按下了確定!

不過一如我預料的,
當天我並沒有收到chih的回應。
沒關係,
我並不是為了有所回報才付出我的關心的!

[喂,osaka?有人肚子不舒服,拿時數走人摟!]
隔天中午,
我正想找藉口去OR關心一下chih的傷口時,
大姊就打電話來了。

[蝦密?收到!]
聽完大姐的話之後,
我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掛掉電話,
拿出手機,
又打了一通簡訊。

[聽說有人最吃太好,所以肚子不舒服?
你喔,要小心啦!
記的不要“   ”,
同樣的,
括號裡請自行填入肚子痛的注意事項,
反正你是護士ㄇㄟ。
要好好照顧自己喔!]

看著這封幽默中帶著關心的簡訊,
還和昨天的簡訊前後呼應,
想必可以勾起chih昨天的感動。
所以,
我又一次帶著幸福的笑容,
按下確定鍵!

[同樣的笑話說兩遍應該還好吧?管他的,
重要的是我關心她的心意啊!]
發出簡訊之後,
我有點擔心的問著自己,
不過簡訊已發出,
想再多也沒用。

雖然昨天那通簡訊chih沒有回覆我,
但我相信,
他應該懂得我話中涵義才是!

[哇勒,立刻回?]
不過,
當我臉上還有著幸福的笑容時,
chih竟然第一時間回訊息給我?

我立刻懷著期待的心開啟那封簡訊。
卻看到了迷樣的九個字和兩個標點符號!

[你打什麼,我都看不懂?]
不懂?不會吧!
我的笑話不好笑嗎?

[chih,我啦,你還好吧!]
看不懂,
那就用說的吧!
我立刻打電話給她。

[沒事啦!
你剛剛傳什麼給我,都是亂碼耶!]
chih的聲音有點虛弱,
想必肚子真的不舒服。

[亂碼?不會吧,那之前傳的呢?]
我緊張的問著

[喔,昨天也有一次是亂碼啊!
你有要說什麼嗎?]
chih輕聲說。

蝦密,不會吧!
老天爺啊,你不是這樣對我吧!
意思是我帶著幸福的笑容傳出去的簡訊都喇賽喔?
哇哩勒,那我不是白笑了?




未完待續....





              如果神總會不斷去考驗人們的愛情,
              阻止人們相愛,
              我也不怕!
              因為此刻我喜歡的不是一個普通人,
              而是一個天使,
              我的天使!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sakahu 的頭像
osakahu

歐撒卡喜襪~~

osaka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elainehuang
  • 晃~
    我妹在看藤井樹的新書"六弄咖啡館"前半時說...你還真的有點他的風格:P

    前幾天跟個高中同學吃飯,嘿嘿..我很夠朋友喔,馬上就想到把可愛的他介紹給你和駿逸..
    所以推薦了你的部落格給他啦!^^
    不過...他算是個運動白痴,哈...羽球的場合不太適合
    我再找機會囉!^^
    PS...被你喜歡的女孩子其實很幸福,因為有人把她當作星星般的喜愛著,天使般的呵護著~~~
  • 哦?有出新書啦?
    看完借我喔!(伸手)
    嗯,妳的PS說的很好,只可惜現在的年輕人都不這樣想啊(嘆)

    osakahu 於 2007/09/25 00:0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