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系統怪怪的
所以文章的行距和段落好像也很怪?
請大家多多包涵啊~~



  十七.

[怎麼只有妳一個人?小p呢?]
我略為整理一下心情
帶著自認為最佳的微笑,迎向前去

[她先去一個地方,等等才會到喔!]
chih慢慢轉過頭來,微笑的說著

[她不來最好,哈哈!]
我心裡如此想著,
十分高興自己可以和chih多一點獨處的時間,
突然,
我的眼角瞄到chih旁邊放了一袋東西!

[喔,ㄟ,那是啥啊?]
我好奇的指著那包東西問著,

[垃圾!]
chih笑著說!
而就在我想要追問清楚時,
chih的手機響了!
從談話內容不難猜出,
是小p打來的,
我則趁這段時間不停打量那包“垃圾”!

[啊,我知道了!]
今天是1/9號,
明天1/10號是醫院的忘年會,
今年的忘年會除了要選親善大使之外,
還搞的有點像是化妝晚會一樣,
所以那一袋肯定是chih明天要裝扮的東西!

[小p那邊搞不定,
所以我要過去,你要一起去嗎?]
當我猜出包包裡的內容時,
chih也講完電話了,
轉過頭來如此問著我。

[當然啊!用走的嗎?]
只要可以陪著chih,
哪裡我都願意跟他去啊。

[有點遠,騎車好了。
你車停哪?]
chih考慮了一下,
輕聲問著。

[停那邊,我們騎一台過去就好了!
我去拿安全帽。]
我往我的情車的方向比了比,
chih點點頭,
我就站起身來跑去拿安全帽!

當我往摩拖車走去的路上,
我不禁幻想著,
等一下我載著chih時,
她的雙手就可以如同前幾天夢中一樣,
輕輕的拉住我的衣擺。
也或許,
她會大方的輕扶著我的腰。
更或許,
每一次煞車時,
我的背還可以偶而被洶湧的海浪打到呢!

喔!
誰?
誰有衛生紙?我要擦鼻血!

一分鐘之後,
我和chih一起坐在她的機車上,
而chih的勇敢大方更是出乎我的意料,
她的雙手穩定而確實的放在一個我想都沒想過的地方,
那就是,
機車龍頭的握把上!

是的,
不是我載她,是她載我,
我和chih值得紀念的第一次共乘機車,
一  點  也  不  浪  漫 !

哇哩勒!
抓衣擺呢?扶著腰呢?
海浪呢?鼻血呢?
老天爺阿,
一定要這樣整我喔?

[ㄟ..別跟太近!
啊,不要緊急煞車!
不~~~~~~~]
嗯,
先別管那些有的沒有的,
我不能再胡思亂想下去,
我一邊幫chih注意路況,
一邊心裡不斷的默念著阿彌陀佛,
不然萬一一個不小心,
我流的就不只是鼻血而已!

五分鐘之後,
也許是我平時好事還是有做,
我們倆個粽算平安的到達目的地,
那是一家服飾出租店,
裡面有著各式各樣的戲服。

小p看著我平安的被chih載來,
露出一臉驚訝的模樣,
然後又帶著同情笑容對我扮了個鬼臉,
我很明白他要表達的事情,
想必他也是見識過chih的騎車技術,
我搖搖頭,苦笑!

[哈哈哈,你看這件啦!]
幾分鐘後,
小p和chih的笑聲不斷回盪在小小的店裡,
他們隨意拿起手邊的戲服在彼此身上比劃著,
然後十分默契的相視大笑!

由於他們都是那種很會自high的人,
所已我也不是每一次都很懂他們為何而笑,
不過看著兩個一直在笑的漂亮女孩,
也是一份十分賞心悅目的差事!

[chih你看這件,好漂亮喔!]
突然,
小p拿了一件類似禮服的衣服說著。

[是阿!不過胸口這邊感覺上緊了一點!]
chih站在鏡子前面,
把衣服放在身上比了比。

[你穿可能會緊一點,
我比你小,穿起來剛剛好!]
嗯,
小p和chih就這樣大方的在我面前討論起來,
讓我又不禁回想起去拿安全帽時,
出現在我腦中的遐想。

天啊!
誰?誰有衛生紙?

[你們玩了半天,到底是要裝扮什麼啊?]
我必須在我出糗前阻止他們。

[天使與惡魔啊!我是惡魔,chih是天使!]
小p拿著一件摩登原始人的衣服說著。

[chih本來就是最美的天使啦!]
我心裡如此想,
不過我當然沒有說出來。

[你們要扮天使喔,我拿衣服給你們!]
顧店的小姐也有聽見小p的話,
立刻熟練的從衣服堆裡,
翻出一件天使的白袍和翅膀來。

[哇!好漂亮喔,還有翅膀耶!]
小p邊說邊七手八腳的幫chih換上衣服,
然後對著鏡子左照又瞧,
好不開心!

我默默的站在兩人身後,
看著我的天使作著天使的打扮,
心裡有一種十分難以形容的感覺,
像是我身體裡面的某一個器官突然被挖走了一樣,
而一直到那天晚上睡前,
我才知道是為什麼!

我們離開那家店之後,
又跑去SOGO對面的迴轉壽司店吃晚餐,
吃完之後又一直逛SOGO逛到打烊,
然後還意猶未盡的跑去逛夜市!

而整個晚上,
小p真的是好的沒話說,
她不但吃飯時故意讓我和chih一起坐,
在逛百貨和夜市時,
她也總是一個人走的遠遠的,
讓我和chih有獨處的機會,
那真的是一種很棒的感覺。

我和chih並肩走著、逛著、聊著、笑著,
這是我第一次感覺chih不是天上那遙遠的星星,
而只是一個在我身邊,
伸手可及的天使!

整個晚上,
還有一小段時間,
是我心跳最快的時刻!

當小p和chih走到SOGO一樓的某家化妝品專櫃,
和一個熟識的專櫃小姐聊著天時。
一開始,
由於那小姐長的實在不是很吸引我,
所以我並沒有很專心的聽他們說話,

然後,
等我回過神來,
chih已經坐到椅子上,
讓那個小姐幫她修整眉毛。

在這個時候,
chih的雙眼是閉著的,
所以我可以大膽的盯著她看。
我毫不掩飾的,
仔細而徹底的近距離欣賞著她的臉。

原諒我,
我沒有夠好的文筆去形容那時我心裡的感覺。

真的要勉強比喻的話,
那有點像是你坐在一片潔白的沙灘上,
看著昏黃的夕陽逐漸溶入寬廣的海岸線,
掙扎射出的微弱光芒灑在茫茫的大海上,
徐徐的微風激起淺淺的浪花,
將那柔和的光線折射出千百種變化!

面對如此景象,
你也會傻了、癡了,
感嘆造物主的鬼斧神工!

回到家之後,
我一如以往的敲著鍵盤,
試著將我今天與chih之間的美好回憶,

轉化成一個個文字。
當我回憶到我們三人在那家衣服出租店時,
腦海裡自然而然又浮現出chih做著天使裝扮的模樣,
在那一瞬間,
那個感覺又出現了,
只是這次,感覺更具體!

我知道我那被刮空的器官是什麼了,
是肺,
因為那一瞬間,
我完全無法呼吸!

chih的天使扮相極美,
真的天使大概也只有這樣而已。
她穿著一身無瑕的白袍,
背上掛著一對羽翼。
而那對翅膀,
也就是讓我為之窒息的原因。

一個很簡單的道理,
翅膀的作用是迎風、是飛翔。

遨遊星空的天使是自由的,
也許此時此刻,
她是一個帶給我幸福的天使,
但是她那雙強而有力的天使之翼,
總有一天,
勢必會不顧一切的振翅高飛,
飛向那我永遠無法到達的浩瀚銀河!

姊姊說,
我也是一個天使,一個快樂天使!
我努力的帶給我週遭的人歡樂,
做好神所賦予我的任務。

但是我卻是一個失去羽翼的天使,
我,
無法飛翔。

神啊!

如果可以,
請你不要吝於賜與我一對翅膀,
讓我可以飛遍宇宙的每一個角落,
去尋找chih,
我的天使!





未完待續....




                    你的美麗令我停止呼吸,
                    你的離去讓我不願呼吸,
                    一呼一吸之間,
                    只因為有你,我的天使!





 

十八.

1/10 一年一度的望年會,
這一天一向是我們醫院的一大盛事,
全院的人都要在下午四點前到晚會場地集合!

那天早上,
我還是先到醫院上了半天班,
不過或許是前一晚失眠、一直做怪夢,
所以我精神很不好,
整個早上頭痛欲裂!

之所以會說我整晚在作怪夢,
是因為那是一個很難定義好壞的夢!

平時我都要多扶老婆婆過馬路,
多做好事、少罵髒話,
才可以偶而在夢中見到我的天使,
所以,
夢見chih應該是天大的美夢。

但是昨晚夢中的chih,
背後卻有著三對長滿純白羽毛的美麗翅膀!
記憶中,
整個晚上我只是不停的奔跑,
朝著遠方的潔白身影而去,
但是無論我如何努力,
那白色光影只有離我越來越遠,
越來越小、越來越小,
跑,又怎麼能追的上飛翔?

我準時打十二點三十一分的卡下班,
然後直奔SOGO百貨,
因為前一天晚上,
小p和chih有跟SOGO的專櫃小姐約時間,
要來請小姐幫他們化彩妝。

[你已經化好了喔?]
當我到達的時候,
chih已經悠哉的坐在一邊看著雜誌,
而小p則正閉著眼睛,
讓化妝師在他臉上動作著!

[是啊!看不出來嗎?]
chih轉過頭來對我著我微笑,
右手俏皮的比了個 V 字!








我若無其事的微笑著,
不過心裡可是相當嘔,
因為我錯過了再一次近距離看著chih的機會
















[chih真的是怎麼樣都好看!]
嘔歸嘔,
看著畫完妝的chih,
我心裡不禁如此想著!



然後,
我轉過頭去看了一眼閉著眼睛的小p,
正在化妝的他也同樣也很美麗,
可是我腦海裡並沒有浮現出什麼夕陽海浪。
畢竟,
小p再怎麼好看也與我無關,
我的心動、震撼、窒息,
只是很單純的,
因為chih!

等他們畫完妝之後,
我們在SOGO地下室隨便點了餐點,
一邊吃還一邊碎碎念隔壁那個死小鬼!
她不斷的對著爺爺奶奶大小聲,
任性的哭鬧,
讓我們心情大壞。



我們一致覺得現在的小孩子太不會想了,
再怎麼樣也不該麻煩爺爺奶奶,
帶自己來參加偶像藝人的簽唱會,
太陽那麼大,人那麼多,
自己受罪是活該,幹麻麻煩別人!

我們故意有點大聲的唸著那小鬼,
一邊討論要如何偷偷幹走那小鬼的快樂兒童餐。
不過我們當然沒有真的這樣做,
只是加快用餐速度,
然後離開現場。


我們又隨便找了一家髮廊,
因為小P和chih要為晚上的忘年會做造型。
我不敢大大方方的坐在chih旁邊,
所以我選擇拉過一張椅子,坐在小p身邊。
不過我是人在番邦心在漢,
我不斷的從側面一直看著髮型師幫chih做造型,

[嗯,不是我要說,chih真的是怎麼樣都好看!]
真的!
你一定要相信!
我沒有偏心!
不然你看看小p那天搞出來的那個西施頭,
是不難看,
只是總會讓人不由自主想要跟她買檳榔!

做完造型之後,
時間也差不多了,
我們就準備往忘年會會場出發。

我們醫院的忘年會還有一個很特別的現象,
就是他雖然是吃尾牙,
但是你一定吃不飽!


也因此,
chih要負責幫OR的人買零食,
而我,
當然是厚著臉皮跟著她摟!

[osaka,你怎麼也來?]
中壢就是這麼小,
我在佳樂福裡面遇見了學長和一大堆同事,
他們同樣也來魏納吃不飽的尾牙採買零食。



當我見到眾人那曖昧的眼神時,
我其實感到相當不自在,
不過chih似乎沒有看到每個人頭上伸出來的八卦天線,
從容而悠閒的逛著。

她都這樣了,那我怕啥?

我和她並肩走著,
我們兩個一起拉著購物推車逛著賣場。
不是我愛胡思亂想,
但是那種感覺真的很好,
如果我們現在是逛著家具,
那就更像是小倆口在為佈置愛宅而購物呢!

嗯,好像想太多了!

晚上的尾牙,
就在邊選親善大使邊吃晚餐中進行著。

今年的親善大使不像去年要比才藝,
很單純的只是要比外貌,
看著舞台上來來去去的候選人,
我不禁為小p叫屈,
她今年如果然選一定是前三名,
畢竟今年不比才藝ㄇㄟ!

啥?你問我chih來選是第幾名?
那還用說,當然是第一名!
(在我心裡啦!)

晚會結束之後,
我請學長用數位相機幫我跟chih拍照。


[ㄟ,我們把天使和惡魔裝穿上吧!]
小p拉著chih在一旁瞎起哄著。
我和chih拍了一張合照,
和小p、chih拍了一張三人合照,
最後一張是小p和chih合照,
我則躲在兩人身後,幫他們撐起天使翅膀和惡魔尾巴!

[翅膀啊翅膀,你可以隨心所欲的揮舞,
你可以帶著你的主人任意翱翔,
只是請你,求你,不要忘了,
最後要將她帶回來,回來到一個與我之間,
小於絕望的距離!]
站在chih身後,
我小小聲的對著手中的翅膀說著!

今天的小p是好人做到底了,
我們又拉著chih和阿公到泡沫紅茶店去聊天,
一直聊到十二點,
那家店打烊才走人!
換句話說,從昨天晚上6點到今天晚上12點,
這30個小時裡,
我們相處了超過一半以上的時間,
我真的要感謝老天的恩賜!

當然,
還要感謝小p啦!

[我很夠意思吧!從昨天到今天,
一直幫你們製造獨處的機會!]
離開紅茶店之後,
我跟小p在馬路邊聊著。

[是啊是啊!
大恩大德,沒齒難忘啊!]
我懷著感恩的心向小p報告著這兩天來我和chih之間發生的事,
順便檢討有沒有哪裡需要改善!

[小p,我明天,
想要單獨約chih出來!]
然後,
我鼓起勇氣詢問著小P的意見。

[這..好吧!
我覺得也是時候可以試試看了。]
之前小p一直覺得chih應該不會跟我單獨出來,
但是經過這幾天的密集相處,
也許有機會可以成功!

我不知道這個決定會不會太衝動,
我相信小p,
也相信我自己,
我覺得chih應該可以多少感覺到我對她的那一點點不同,
雖然我們從沒有單獨出來過,
但是我和她之間,
也從來沒有過所謂的“尷尬”!

我沒有想要表達什麼或是暗示什麼,
我只是覺得,
也該是時候拼一拼了!

我不知道我這個決定會不會太衝動,

我相信小p,也相信我自己,
所以1/11那天,
我打了N通電話約她出來,
而她,
一通也沒接!







未完待續....






單調而不變的電話鈴聲,左右著我的情緒,
興奮、期待、懷疑、不安、絕望、崩潰、
一聲聲,一響響,化成我揮之不去的夢魘!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sakahu 的頭像
osakahu

歐撒卡喜襪~~

osakah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